• 在那一年的夏天,我在一条几乎无人经过的小河边丢掉了我的那枚初恋戒指,我以为丢掉了这枚戒指,我就可以重新开始,我以为爱情不过是象衣角上破掉的小洞,用针线重新缝补一下,或者重新换一件衣服就可以了,可以忘记以前不开心的事情,忘掉一段不开心的恋情,就象喝过一碗孟婆汤一样,但是,我没有经验的错了,我没有成功的忘记,我不得不承认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也高估了用丢掉戒指来治愈心痛的方法,在我丢掉戒指的那一刻,那枚戒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,在太阳的照射下,很亮,一闪而过,在我脑中所留下的印痕是抹不掉的,在我转身的那一刻...
  •  她自然是来找翔子的――我就带她到操场上去――翔子走后宿舍的一股骚臭减了大半――自然是穿着他那双据说是高二“刚”洗过的足球鞋踢球去了。  
      至于这双鞋的来历,下文还会提到。  
      去操场的路上,那女孩问我“欧哈游”“撒又纳拉”“阿里压多”们是什么意思――我几乎蹶倒――  
      后来才知道那女孩原来是个如假包换的...
  • 我哭,我哭是我不想失去你,可我已经失去你了;  我笑,我笑是我怀念我们幸福再一起的日子,我下班你在家等我,是我最幸福的日子。是我感到最温暖的时候。所以我笑。
      我伤,我伤是你背叛我,而没有告诉我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

      我痛,我痛是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的时候,你们联系3个月了。

      我傻,我傻是因为你问我你同学帅吗?我还说帅,不知道你是在考验我,你QQ丢了我去给你找QQ的时候,看到一张相片,你说是你同学。我...
  •   那一年我17岁,正读高一,我暗暗地喜欢上了一位高三的男孩儿。也许是读过不少书的缘故,我总觉得身边的男孩太幼稚、浮躁还自以为是,而他却符合我梦想的模样。他身材适中,五官清秀,眼睛不大却很有神,尤其吸引我的是他成熟、稳重的举止。他不爱多说话,路上遇见只是点头一笑,极有分寸,极有韵致,是他拨动了我那敏感的少女的心弦。不知不觉他的形象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。那时班级实行一周换一次座位的制度,约一个月会有一次临窗坐的机会。这一周对于我来说是珍贵而又甜蜜的。在听课的时候,在背书的时候,在吃过晚饭的黄昏里,我...
  • 唤醒,她请求医生,在每天的清晨,给她用这种药。医生答应了,对一个垂死的人,没有什么不能答应。她依然打他的手机,用最快乐的声音,编制最可信的谎话。他好粗心,他什么都没有发觉。  

      他在IT界越做越好,人气渐旺。俨然成了中关村的知识英雄了。人们说他是个敬业守时的人。只有他的第一个老板知道,他爱迟到;只有他的同学知道,他是个懒鬼。他身边总是围绕着美丽的女孩,因为他分明是一个新贵!他会逢场作戏,但没有真心。其实他自己还不知道,每天清晨的那个手机,已经让他习惯。尽管他早就不...
  •   手机爱情——他和她是大学的同学。四年,在一起有四年的时光。四年简简单单的光阴,四年无忧无虑的光阴。他是个高大的男孩,脸上永远挂着最灿烂的笑容。和所有的男孩一样,他粗心,会丢三落四;爱打篮球、爱睡懒觉、爱抱着吉他唱歌、爱和漂亮的师妹聊天。而她,是个平凡的细心的女孩,她爱做梦、爱幻想、爱看男生打篮球,爱远远的有些羞涩地给他们加油。   他和她是最普通的朋友。见面仅仅点个头的朋友。但点头以后,她就会心跳,就会脸红。怎么了?她在心里问自己,我……喜欢他...
  • 事情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发生了,我曾经祈祷,但愿此事不要发生,永远不要发生,但是这终于还是来临了。
      这是我和她的第四次见面了,在见面之前我特意为她准备一样东西给她,因为我遇感到她一定很喜欢的,事实也是这样她真的很喜欢,当她收到我给她的礼物的时候,她的眼神里流露着一丝感动。可是对于挽救我们的感情危机,一点用处也没有,她就一个很坚定的人,下了绝心之后是很难改变的,无论我一个星期以来怎样努力的祈求她,她也没有和我从新走在一起的意思。也注定着我在新春假期里度过每一个伤心的夜晚。
      在...
  • 鱼哭了,水知道。我哭了,谁知道?在心灵的最深,最柔软的一处总会有一方空间温柔的存放着这些往事,这些不曾也不愿忘却的快乐与成长那就够了。有时候哭泣不是因为难过。
      有一些东西错过了,就一辈子错过了。人是会变的,守住一个不变的承诺,却守不住一颗善变的心。
      有时候执着是一种负担,放弃是一种解脱,人没有完美,幸福没有一百分,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一次拥有那么多,也没有权要求那么多,否则苦了自己,也为难了对方。
      一颗心属于一个人,爱情里什么是公平?爱的深,伤的深,爱情里...
  •   军是我上大学时的笔友,四年里他的信都是由一位叫霖的同学转交给我的。

      军是因看到我发表在校刊上的一篇文章而开始给我写信。他很坦诚、执著,信中那种明快、蓬勃的气息很快感染了我。通过几次信后,我便要求与他见面,但他不肯,说面对面的那么直接,会很尴尬,不如多了解些再考虑见面的问题。

      我没坚持,因为刚上大一的我,在这做梦的季节里,满脑子想的都是象牙宝塔里的故事。于是军便在我心中成了一道神秘、美妙的风景。

      我们不断在信中了解...